1978年画人体模特儿

在谈及选择明星的标准时,荷兰旅游局负责人Shelly提及了贴合一词。

陈履生

2018-08-1908:58  来源:中国文化报
 
原标题:1978年画人体模特儿

虽然在没有考入南京艺术学院之前,就已经通过画模特儿来提高自己的素描和速写的技法。但是,那时候画的“模特儿”都是业余的模特儿,他们不是我的亲戚邻居,就是我的中学同学或工厂同事,还包括像我外婆这样的老人家。这种业余状态的业余画法,只是自己摸索,不够专业。1978年进入南京艺术学院之后,就开始了专业的模特儿写生。

那时候美术院校中所谓的“长期作业”,从画上也能看出来,慢慢磨,像熬鹰一样。过去不懂“熬鹰”,后来到北京之后才知道世界上有这种事。20世纪开始的中国美术教育,自新中国引入了前苏联的契斯恰科夫素描教育体系之后,全盘苏化,全国的院校一个模板,画石膏“三大面”“五大调子”——真可谓“熬鹰”。从美术学校出来的基本上都是熬出来的,这种长期作业消磨了你的艺术感觉,而获得了一种科学的观察与表现的方法。无疑,在艺术的自由与科学的方法之间,各有利弊。

画了一段时间的石膏之后开始画模特写生。我们班先是画着衣模特写生,循序渐进。画模特不同于画石膏,模特是活的、动的;而石膏是静态的。画模特要摆姿势,而画石膏只有找角度。我们这种“工艺图案”专业的模特儿写生,不同于油画或国画那种纯绘画专业,因为我们毕竟不是以绘画为最终的目的,而是作为“工艺”或者是“图案”这样一种专业的基础,通过画模特儿来提高专业的造型基础,解决造型问题。因此,我们的模特写生课程相比较油画、国画专业要少很多,而我们每张作业的时间也比较短。正因为如此,我们在一段时间之后才开始画人体模特。那一段时间,画石膏和画模特是交叉进行。课时不足,晚上我们班同学轮流做模特,所以,现在手头有不少当时画同学的素描头像。那时候,同学们真是太刻苦了,晚上基本上没有“娱乐”二字,也没有休息的概念。有时候礼堂里放电影都不去看。

油画班、国画班刚开始好像就画人体模特儿,不像我们还要经过一段预热的时间。美术系的楼不大,三层,油画班、国画班的教室在我们楼上的三楼,每每经过,门一直都是关着的。好像老师有交代,一般来说,不要进入他们的教室。他们非常的神秘,因为他们在画女人体。无疑,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因为越是不让看越是想看;越是不让知道越是想知道。我记得进过他们的教室只有几次,都是在休息的时候,看看他们的画,还是挺佩服的。

虽然我们没有进入到人体模特儿写生的课程,但是,对人体模特儿写生的概念很清楚,没杀过猪,但吃过猪肉。在学校图书馆也看过很多外国的画册,知道这是一种很有魅力的绘画,而不是简单的一种基础。那时候我们不时抱怨或者是要求画人体模特儿,诸如樵老师作为我们的任课老师也感到很为难,他实际上做不了主,教学安排都是教研室和系里决定的。作为教研室,不希望我们有那么多的素描课程,画不画人体也不重要,客观来说,这也不错。而作为系里的安排,“工艺图案”专业,画与不画,画多画少,都是听教研室的;即使安排了课程,在事件和模特安排的问题上也是等而下之。这是实际情况。

我们终于等到了人体模特写生的课程,还是比较激动,确实难以做什么样的思想准备,更不能预估有什么样的反应,前一晚激动的心情似乎还保留到近40年后的今天。作为学生,因为毕竟要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毕竟要打开一个神秘的窗口去看一个女性的世界。理论上说,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应该和画着衣模特是有所不同的。可是,那一天,当那位三十来岁、来自农村的女模特非常生涩地脱下自己的衣服,她自己的不自然完全转化成了我自己的不自在。我能够理解,她如果不是因为家庭和经济的问题,是完全不会走进这个教室。第一次就非常沮丧,因为是美好的想象之外。1978年的时候,不要说是在南京,在全国任何地方招女模特儿都不是容易的事。这是在改革开放之初的特殊的一段时间,人们对于画人体模特儿,尤其是画女人体的客观局限。虽然不像刘海粟校长当年和军阀孙传芳斗争那样激烈,但社会的容忍度还好像是偷偷摸摸的。这时候离1927年刘校长当年的遭遇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可是,经过了新中国,又经过了新中国特殊的10年,“模特儿”一词依然非常敏感,画模特也很神秘。所以,那个时候画女人体,不成文的规矩,都要求把脸不要画得太像,因为传出去,说她是做模特儿的,难以面对社会和家人。所以,最后要看不出画的是眼前的对象。

关于人体艺术,上个世纪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初期,中国发生了一直影响到现在的首都机场壁画的事件。2018-08-19落成的北京首都机场壁画,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壁画创作活动,是当时的重要新闻,成为改革开放的风向标。其中最为敏感的就是南通人袁运生先生的《泼水节》,因为上面出现了女性裸体的形象。左右各方明争暗斗,最后以遮蔽后面的裸体部分而渐趋消歇。机场壁画事件也可以算作当年画人体模特的时代背景。因此,当年学校招模特儿并非易事。而从专业层面上来看,模特儿的长相、身材、气质、风韵等等,都有可能影响画家的情绪,甚至关系到专业水平的发挥。虽然我是第一次画女人体,但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与心理上的差距,并没有引起我有什么异样的反应。我见过画册中那些大师和我们老师画的女人体,那个美啊,无与伦比。一定是漂亮的模特儿。而看看从我们身边走过的油画班的女模特儿,确实不一样,不仅是年轻漂亮,而且五官身材都很出众。后来听说这位模特儿嫁给了一位外国人。好在我们是专业训练,并不是专门去表现人体的美。而从专业方面来论,可以肯定地说,没有好的模特儿就画不出好的画。但确实也有面对好的模特儿画不出好画的,那是水平问题。

无疑,我们这种学工艺出身的班级是不可能分配到好的模特,比较好的都不可能。这时候我们通过画人体模特儿就知道了自己这个专业在学校的地位。这是命里注定的,因为我们没有能够考上油画,也没有能够考上国画,而进入了“工艺”这个专业。就这样我们勉强画过几周,算是画过了人体,人体课也就结束了。后来,同学们要求增加人体课程,多次向老师和系里反映。门都没有。因为人体写生是专业基础中的一门基础性的课程,不可能像油画班那样一直坚持画几年的时间,画了素描还画色彩。因为他们要通过人体作业来提高自己的造型能力,并在画色彩之前把素描关系搞好。(作者为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

(责编:赫英海、鲁婧)
友情链接: 罗天语 英雄联盟之再战不败 七龙猪子 三界龙翔 网游之穹灵 行子 神府丹尊 神奇宝贝之九尾之魂 道都崛起的鹦鹉 小法师:紫旗军 神奇宝贝之复刻 末世之大清洗计划 米娜桑,来句崩坏联盟吧 无穷世界之蛾眉笑 维度眼睛 天山无情剑 小鬼师傅 流年梦醉 景央记 变异少年奇幻记 带着基地车艰难求生的我何去何从 人类也疯狂 世朝 太初之瞳 失败的人! 踏步中破灭 帝韵无疆 星石轩辕 余烬之剑 奇算 变身极品软妹 世间琐事 白龙世无双 冥雾之灵 穿越的小人物 神之无帝 混沌:轮回 一颗绯弹引发的血案 仙梵帝尊 冬夏的异域传说 时空与他 昨夜长 骷髅寻仙记 星夜之神 沐雪倾歌 王者战纪之侠客行 我真的是情圣 只为与你携手 艾伊特诺的世界 背刺之王 烁血 天机变之古墓风云 都市极品修仙冷少 重生踏帝路 女仆军团 鬼帝饶命 风起云远 鬼医上邪 九品道果 神灵谱 我有一个大空间 雪舞蝶飞 梦幻学院的日常 武道修真传说 重启人族 黑白风水师 饥荒生存随笔 绝代诸神之战 我当道师的那些年 大话西游之异界来客 十年寿 紫云仙侠传 绝地求生小队 纬度之门 至亲时代 神医张长生 成王败者 神话守护者 沧海啸清风 待得酒清醒,她无影,原来是梦里 完美仙魔 萍水地,他乡客 歌星 桀骜英雄哪咤 行五大陆 大唐农圣 再世修者 脉破 魅惑女神 空间修神传 御剑凌宸 万界小视频 都市之万界端点 我成了游戏人物 游梦未来 黑夜与天舞 无名阿让 东方的日常 妖魔侯爷 玄幻都市之游戏设计师 我的老婆是阴阳天师 校园逆袭,成为一代强者 幻想之神的游戏 御灵神决 新纪元之理想国 万界职业系统 核乱世界 呼啸而过的,是风还有你 云起诸天 身边的真实鬼故事 英雄们受召来到现实 末世一小民 难如逆熵 炼金法战师 惊恐人生 寂灵时代 圣王之法天象地 大头兵在大元 一念刑邪 惊涛记 异界机甲杀手 战皇荣耀 残界诀 最强觉醒战士 我老板是阎王 虚拟裁决之超级手机 黑猫去浪 转世之神之无上神主 华丽逆袭:我家丫头别太傲 帝龙绝 传承石 悔不当初之重生 心灵念师 东皇证道 地狱集结令 道门圣佛 绝情剑主多情剑客 我是一只尸妖 异界模拟系统 与挚友的无限 转世炎黄传 废物穿越之异世雄起 我叫小轲 李白是个剑客 三生之桃花尊主 泽被苍穹 十二圣令 手心的年纹 燃灯法 七界魔神之我欲成魔 纵世恒流 阿斯巴 洪荒第一战斗狂 正相关 联盟开挂召唤系统 最耀少女 烟之欲 战神重生之不败神话 漂亮眼睛桃花眼 梦中知多少 深渊饲养手记 幻想人生新的精彩 战神:成神之路 异界共享经济大亨 和女生喵喵的爱情 起源之探秘 绝地求生之逆天兑换系统 异世之傲视苍穹 海贼之无限宝库 我有一个末世大世界 乱域之陆 宇化五行 湮灭斩天决 火爆公主霸气则漏 葡萄酒随笔 半月灿日 次元轮回之随机系统 求术生 掌道先驱 抱上孔雀大腿